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美食

不下雪的大雪节气,你们都是吃什么和寒冷作斗争的?

2017-12-07 13:50:58 来源:  作者:
摘要:“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此时,北国已是银装素裹,雪华临地;南方小雪依稀,遂入隆冬……好了,以上都是书本里写的,真相是,北京从入冬到现在,雪花没落一片,气温倒是尽职尽责地一路

“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此时,北国已是银装素裹,雪华临地;南方小雪依稀,遂入隆冬……

好了,以上都是书本里写的,真相是,北京从入冬到现在,雪花没落一片,气温倒是尽职尽责地一路走低,刚从南方北上的小编,结结实实挨了一顿北京严冬的下马威,衣服里里外外裹了三四层,走在马路上还是冷得缩头缩脑……

▲只降温不下雪的冬天都是耍流氓!!

怎么办?

办公室里的同(chi)事(huo)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抵御严寒,衣服不够,食物来凑!”

暖冬美味,破冰而来

你准备好了么?!

胡同里长大的北京同事,从来不在意初雪和炸鸡什么时候开始暗通款曲,在他们眼里,大雪(不管是否真的下雪)和涮肉才是你有情我有意的才子佳人,总之,寒风起,羊肉香,不吃涮肉的冬天都是耍流氓!

▲全智贤女神要是吃过涮肉,一定不会在初雪的时候惦记炸鸡了

如果你和小编一样初来乍到,对铜锅涮肉的江湖规矩不甚了解,那么这份涮肉入门宝典请一定仔细阅读(老北京的铜锅涮肉,连北京人都不知道怎么涮!)它能帮你身轻如燕地避开劣质食材的“暗器”,轻车熟路地打入老北京人的涮肉队伍,从点单到调蘸料,一招一式都显得娴熟老练:

哪个部位的羊肉肥瘦相间,吃起来柔嫩多汁?

哪个部位极富咀嚼感,从喉咙落到胃里的一瞬间倍感满足?

麻酱里加什么佐料能让羊肉香味倍增?

读完“宝典”,这些五花八门的“江湖暗招”对你来说都是雕虫小技,轻而易举就能一一拆解。

或者,你觉得呼朋唤友一起涮肉过分隆重,宁愿在下班路上随便钻进一家羊汤馆,迎着满屋氤氲的热气落座,熟络地点一碗羊杂汤。


▲天寒地冻的时候,比男朋友更暖的是一碗羊杂汤!

饥饿让等待的过程变得漫长,耳朵透过纷乱嘈杂的声音,捕捉到夹杂当中 “吸溜吸溜”喝羊汤的清脆旋律,难免被香味撩拨得有些心急:“自己的那一碗怎么还没来!


▲老板,这碗是我的么?

羊汤醇厚,羊肉酥软,羊杂味浓,冒着让人心安的热气,叫人甘愿担着舌尖被烫红的风险也要趁热沿碗边嘬一口,只要一口就能散尽身上所有的寒气。

羊汤馆的烟火气从不间断。

老板每天熟络地招呼着,来客点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羊汤,按照惯例少葱花多香菜,喝之前崴上一勺老板自制的羊油辣子,香味猛窜鼻尖,这时候谁还顾得上仪态,粗犷地干了眼前这碗羊汤最要紧!

如果说喝羊汤惬意也孤独,那羊蝎子就大不相同了,它热闹、喧嚣、混杂、不拘小节,颇有北京老炮儿混不吝的气质。

▲锅里的羊蝎子一咕嘟,谁还畏惧窗外呼呼作响的冷风?

和工整精细的涮肉不同,长相龇牙咧嘴的羊蝎子,很难让所有人一眼就爱上,更别说它还有个“恶毒”的名字。

不少外地人对羊蝎子避而远之,都是被“蝎子”俩字给唬住了。羊蝎子其实和蝎子八竿子也打不着,它是一整条羊脊骨,挂着零星羊肉,远远看去有蝎子的形状,故以之为名。

▲羊蝎子和蝎子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涮肉吃的是爽快,羊蝎子吃的是乐趣。

一锅浓郁热辣的羊蝎子,外行人看在眼里不过一堆支离破碎的骨架,知其味者恰恰相反,他们爱的就是羊蝎子不显山不露水的魅力,非得耐下心来细细寻摸,挑出每一个犄角旮旯里的碎肉,才能拼接出一幅荡气回肠的味蕾画卷。

当然,对抗严寒也不是非得用热闹喧腾的气氛助威,高手往往都低调而内敛,一出招便能直指命门。

寿喜锅就是这样深藏不露的高手,永远温润如玉,也永远能用它的温吞将肃杀的寒气驱尽。

▲寿喜烧,冬天里的温柔杀手

一切涮烫即食的果腹方法都是人类之光。早在生存条件窘困的年代,日本人就吃上了寿喜烧(当时叫锄烧),江户末期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制作寿喜烧的容器也升级成更加耐用的铁锅,食材也愈渐丰盛。

发展至今,牛肉俨然变成寿喜烧的当家花旦,少了牛肉的寿喜烧都是歪门邪道!

▲一锅寿喜烧,牛肉即正义!

一口黑色的铁锅,先用牛油滋润锅底,接着夹起牛肉贴到锅底进行煎烤,分布如细网的油花,遇热化成阵阵撩人的脂香,弄得人心痒难耐。

▲浓郁的牛油香味汇成一股锋利的气剑,直破深冬的寒气!

难耐也得耐着,接下来是汁水丰盈的蔬菜和羸羸弱弱的豆腐登场。

最后浇上出汁、酱油、味啉特调而成的汤汁,剩下的交给时间,让铁锅内的各种味道尽情悱恻缠绵。

吃重庆火锅时,往往为了确保食材的最佳赏味期,和时间争得面红耳赤。

寿喜锅不同,从开始到最后都是心平气和的,牛肉柔软醇滑,香菇憨厚讨喜,豆腐娇弱可人,每一口都不露锋芒,一餐食毕,才恍然发觉,热气从头顶直通脚底。

严冬也有不靠吃肉取暖的。

朱自清在《冬天》中回忆,空气凛冽的夜里,他和父亲兄弟架起小洋锅,注大半锅白水煮豆腐吃。

“水滚着,像好些鱼眼睛,一小块一小块豆腐养在里面,嫩而滑,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

——朱自清《冬天》

一锅清澈见底的白水,几块柔润似凝脂的豆腐,在那个朴素的年代,也能讨得一份暖意。

大雪时节,北京的大雪没有如期而至,寒意倒是十足锐利,往年这个时候,你们都是吃什么取暖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