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旅游

《寻梦环游记》带火了墨西哥亡灵节,但它对这个节日的理解对吗?

2017-12-08 12:16:03 来源:  作者:
摘要:皮克斯的新片《寻梦环游记》的情节并不复杂:出身鞋匠家庭的小男孩米格尔,心怀与生俱来的音乐梦想,但在他的家族中,音乐由于和“诅咒”相连而被禁止,在一次墓地的秘密演奏中,米格尔

皮克斯的新片《寻梦环游记》的情节并不复杂:出身鞋匠家庭的小男孩米格尔,心怀与生俱来的音乐梦想,但在他的家族中,音乐由于和“诅咒”相连而被禁止,在一次墓地的秘密演奏中,米格尔无意间来到了另一个属于已故去的人们的世界:“亡灵之地”,由此展开奇幻的冒险之旅,并受到启发,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了梦想与家庭之间的平衡。

从动画电影角度看,一个非常直白的以“死亡”内容为核心的题材,出现在好莱坞出品的一部强调普世价值观与合家欢卖点的动画电影中的案例并不常见。《寻梦环游记》的成功除了应归功于电影制作团队,也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影片的灵感来源:墨西哥亡灵节。

随着电影的全球热卖,大家都知道了墨西哥有个亡灵节(Day of the Dead),主要纪念已故去的人们,在现实中,它被定于每年11月的1号和2号,其中1号是纪念夭折儿童的“幼灵节”,2号是纪念故去成人的“成灵节”。

这两天也是墨西哥一年中最为盛大、欢乐的节日之一,单纯从庆祝的规模来看,有些类似于中国的春节,这也是令它极为独一无二的原因之一:世界各国都有祭奠已离世的人们的习俗和传统,但大多仍以缅怀、肃穆为主要基调,如同墨西哥人这样,把祭奠活动搞得声色喧嚣、五光十色如一场狂欢嘉年华,却是很少见。

这与墨西哥人对于死亡的独特观念有关:在墨西哥人看来,死亡并非意味着终结,故去的人只是前往另一个世界生活,而在“亡灵节”期间,他们可以返回属于活人的现实世界,与亲人们重聚,这自然是一件值得开怀庆祝的事情。

墨西哥亡灵节的街头庆祝现场

对于仍然在世间生活的人,通过亡灵节达成的“重聚”,可以视作一种超越生死的连接,一种记忆的延续。

这也反映出,对“亡灵节”影响很深的墨西哥土著印第安文化,相比主流西方文化,对于死亡这件事的不同态度:前者提倡的是记忆,例如影片的主题曲、从亡者角度出发的“Remember me”;后者强调的是放手,也就是在许多欧美影视作品中常见的、劝导在世的人要接受生命无常的本质:“Let it go”。

如同导演李·昂克里奇(Lee Unkric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一开始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孩子学会控制悲伤、学会与过去的悲伤记忆说再见的故事,但后来,我们意识到我们走进了误区:这是美国人以及西方人对于亡灵节的看法,与墨西哥亡灵节的文化内核相去甚远,它的真正内核是:不要忘记逝去的亲人。”

亡灵节期间,墨西哥人会将墓地装点得尽善尽美,以迎接故去的人们返回现世

从这个角度来说,电影《寻梦环游记》的主旨,可谓基本符合墨西哥亡灵节的精神。此外,皮克斯团队的精工细作,也让影片中很多细节表现,准确地呼应着节日的元素。

影片开场的剪纸秀不仅形式新颖,也表现出这种古老的墨西哥艺术形式在当下依然流行,它同样源于印第安文化:很久以前,印第安人将剪纸用作祭祀活动中与神沟通的媒介,挂在墙上、祭坛上,结束后再将所有剪纸全部烧掉。

万寿菊则是亡灵节中另一种常见而必须的元素:如同影片中连通生、死两个世界的“花瓣桥”,在墨西哥人看来,菊花是能够连接生与死的植物,人们会在亡灵节当天用花瓣装点街道、地面和祭坛等,指引亡灵找到回家的路。

影片中由万寿菊花瓣组成的桥

现实中的亡灵节人们用万寿菊花瓣装点街道和墓园

至于影片里出现的造型各异的骷髅,大多参考了墨西哥传统工艺——糖骷髅的造型,并加以装饰;伫立着一栋栋五彩斑斓的亡灵塔的亡灵世界,原型其实是墨西哥有着如彩色积木般建筑的“世遗”旅游小镇:瓜纳华托(Guanajuato);即便是那只一路陪伴米格尔的小狗,也是墨西哥特有的无毛犬(Mexico Hairless),传说它们会陪伴逝者的灵魂去往阴间。

瓜纳华托是墨西哥著名的旅游城市

不过,在这些花哨艳丽的元素包装之下,墨西哥人对于亡灵节有着更为复杂的感情。

从文化源头的层面来看,墨西哥人毫不犹豫地将亡灵节的血统来源归于印第安祖先,甚至连小学四年级的公共课本上都将亡灵节定义为:“从西班牙殖民时代以前就有的印第安习俗和印第安文化。”

同时,亡灵节的庆祝活动中也不乏源于欧洲的巫女装游行、源于万圣节的“不给糖就捣乱”等西方元素,这曾在当地引发一些保守立场的文化人士的争议;而墨西哥的中、上阶级,对于亡灵节这样带有浓厚印第安文化的节日虽口头上赞誉有加,却很少真正参与其中,这种刻意回避的行为,也反映出墨西哥人对于本土文化与外来西方文化的矛盾心态。


此外,墨西哥可能是世界上最热衷过节的国家,他们十分在意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节日,营造出欢闹、愉快的生活气氛,很多人不惜将仅有的少量金钱花费在亡灵节的大肆庆祝上,以表达对死亡的轻视。事实上,据学者研究,一些资金紧张的地方政府,有时也会将全部资金投入到当地的节日支出,然后再等着上级部门进行拨款补贴或救助,这种过于随意的财政政策令人匪夷所思,但同时也是墨西哥人民族性格与生活方式的反映。

已故的墨西哥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克塔维奥·帕斯曾说:“墨西哥人常常提及死亡、戏弄死亡、跟死亡亲近,和死亡同寝。诚然,他们也一样会害怕死亡,但他们直视死亡,不耐烦地蔑视或讽刺她:如果我明天就得死,那就一次痛快死了吧。”——想要深入了解墨西哥人这种矛盾、复杂又潇洒不羁的感受,只去刷个电影是远远不够的,不如以此为契机,开始计划一次明年去墨西哥参加亡灵节的旅行吧?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