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旅游

世界上可怕的博物馆,看第一张就让人毛骨悚然!

2018-04-27 09:58:28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世界上可怕的博物馆,看第一张就让人毛骨悚然!人骨教堂,捷克语:Ossuary,在欧洲有着很久的历史,特别是在中世纪那场严重的瘟疫中,大量的尸体没有地方安葬,只能将尸骨挖出来后进

原标题:世界上可怕的博物馆,看第一张就让人毛骨悚然!

人骨教堂,捷克语:Ossuary,在欧洲有着很久的历史,特别是在中世纪那场严重的瘟疫中,大量的尸体没有地方安葬,只能将尸骨挖出来后进行清洗,从新找地方保存。

在捷克也存在同样的历史,而中世纪的人骨教堂也同捷克的历史建筑一样完整地保存至今。今天,我们为您带来最原创的捷克人骨教堂全集,敢冒险的旅友们可以前去探秘一番。

无独有偶,号称“世界最美小镇”的哈尔施塔特也有一间人骨堂,就位于山顶的主教堂旁边。原因嘛,你猜?——当然还是墓地不够使。

几百年来,哈尔施塔特一直坚守着自己的规矩:小镇居民入土十年之后,将骸骨取出,保存在人骨堂里。为了区分清楚,成堆的头骨会以家庭为单位排列,标注上死亡日期,并绘制上象征墓地的花环图案。

据说这里总共存放着1200多个骷髅头骨,其中超过半数的头骨都被装饰了图案,以表达对逝去亲人的怀念与爱。跟前面那些人骨教堂比起来,哈尔施塔特的这座透着一股浓浓的人情味,感觉温馨了一大截儿。

捷克人骨教堂,位于布拉格以东约70公里的小镇,建于14世纪,其外表是看似十分普通的哥特式建筑造型,但内部的装饰却都是用人骨做成的,因此这里与其说是教堂,倒不如说是“人骨博物馆”。

教堂主体在12世纪建成。整体是很简洁的哥特式样,采用典型的熙笃会修道院式屋顶。

这里最早是11世纪银矿开采后,当地贵族建立的熙笃会Sedlec修道院,1142年,第一批的12名修士才从Waldsassen的Franleish修道院迁来此处。

1278年,波西米亚王Otakar II 派遣Sedlec修道院院长Henry到圣地耶路撒冷代表本地区朝圣,院长完成使命回来时带回来一袋耶稣受难圣地各各它的泥土,并把它铺洒在Sedlec修道院的公墓地。

此举使得该墓地闻名于波西米亚乃至整个中欧地区,吸引着众多波希米亚内外的教徒前往朝觐。

稍有一些钱财的都期望死后埋在这里。再加上后来黑死病大流行时熙笃会在这里大量安葬病逝者,到1318年时,这里已经最少埋葬了3万人。

15世纪初期开始的胡斯战争期间,该城的大部分日尔曼人口被屠杀,墓地更是扩大了很多。

不过由于衰败的经济和日益减低的人口,墓园无法得到合理的维护,渐渐被一块块的废弃,众多死者无法埋葬,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很多骨头暴露出来堆积环绕在教堂外围。

1703年,在捷克知名的意大利裔建筑师Giovanni Santini-Aichel主持下,教堂得到了修复和重建,虽然外观仍然保持朴素,但是延续当年的传统,内部都用墓地清理出来的人骨进行装饰,两个塔楼之间的雕像是1709年M.V.Jackl的作品“圣母玛利亚圣洁的怀孕”,大门口还有它的另一个雕塑作品,圣John.Nepomucky站像。

1784年,教堂产权又发生巨变,由于新业主的观念不同,内部被清理一空,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小教堂。

直到1870年,才又在著名的捷克樵夫Frantisek Rint的执着努力下恢复了传统,主要凭着他个人的力量,前后总共采用了周边废弃墓地里大约40000人的遗骨,他挑选的主要都是大块的骨头,其余未用骨骸被细心的埋葬。

清洗并消毒这些挑选出来的骨骸后,重新进行教堂的室内装饰,包括圣杯、吊灯、烛台、盾牌及壁饰等,完工后的教堂在昏暗的烛光里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氛,他也在墙上为自己留下了永远的纪念---1870 F. Rint出品。

从此这里的内部再没有改变过,并作为唯一全部由人骨骸内部装饰的教堂而闻名天下。

这就是我们今天能看到的人骨搭建的教堂内部。教堂外观很简朴,基本没有装饰,周围是近代的墓地环绕,也算整洁有序了。

一位半瞎的熙笃会隐士开始将这些骨头搬到教堂内部码放。1421年,胡斯战争的战火终于还是没有放过这里,教堂被大部焚毁。

在教堂的入口,两边的墙上对称布置着在环绕的大腿骨中间用小腿骨以拉丁文和希腊字符组合成的“JHS”,代表着人类的救世主---基督Jesus。

进入教堂要下十几级台阶,一进入入口平台就看见正面的人骨十字架。台阶的两侧墙面凹进去的地方是一对人骨圣杯,两旁是人骨的垂直装饰带。

进入教堂,里面到处都已经很陈旧了,斑驳的墙面,锈蚀的钢条,无不显示岁月的痕迹。

所有的拱券上都环绕装饰着一列列含着交叉腿骨的头骨,天蓬上悬垂下来的是一簇簇的大腿骨。

在正中央的位置,是四座骨骸堆叠起来的巴洛克式的枝状烛台,

森然的头骨一层层叠上去,在这么近的距离对视过去,有一点点恐怖的感觉。

这四座烛台的下面就是地下室的入口,里面埋着的是近代的一些有钱人了,现在不开放参观。

头上就是那巨大而著名的枝形吊灯,由人体各个部位的骨头组成。


这个组合不是骨头的简单堆砌,倒是这里难得的一个很有艺术性的作品。

在教堂四角的副堂,都是用大量骨头堆砌的巨大方尖塔,这些尖塔都是有所指,意为“无论多少人都没有资格面对上帝的冠冕,哪怕一直到死也没有区别。”

里面的头骨据说都是胡斯战争时期战士们的。

主祭台的两边,是骨骸圣牌,代表着每一个心怀善念者都将赢得进入天堂王国的荣耀。

左边塔楼副堂有一个Schwarzenberg家族的盾形徽章,由大量人骨很细致的拼接完成。上面皇冠最下面一排7块骨头没看出来是哪个部位的,有点儿奇怪。

这代表着1591年Schwarzenberg家族在Raad战争中对土耳其人的伟大胜利。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