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文

克拉姆斯科依:发现一个真实的俄罗斯

2018-04-27 11:27:02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克拉姆斯科依:发现一个真实的俄罗斯他是一位坚守艺术良心的艺术家。他是巡回展览画派的奠基人。……巡回展览画派专题接下来的几天里,小艺将与大家聊一聊俄国的巡回展览

原标题:克拉姆斯科依:发现一个真实的俄罗斯

他是一位坚守艺术良心的艺术家。

他是巡回展览画派的奠基人。

……

巡回展览画派专题

接下来的几天里,

小艺将与大家聊一聊俄国的

巡回展览画派,这第一位我们先从

克拉姆斯科依开始。

克拉姆斯柯依自画像(1837-1887)

1863年初夏,

位于俄罗斯圣彼德堡涅瓦河畔

的皇家美术学院又迎来年度盛事

——毕业生金质奖章竞赛。

列宾美院(即原来俄国皇家美术学院)

与往年一样,

这一次学校当局给出的题目是

——“瓦尔加列的宴会”。

立意取自北欧神话,叙述的是

死神聚宴的场面。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老照片

这个题目实在算不上新鲜。

按照古老的传统,希腊的祼体、古典

的建筑、人物的典范、美好的景色

全都在意大利或法国的古典作品中,

它们就是艺术“永恒的模式”。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老照片

俄罗斯皇家美术学院自彼德大帝草创、

再经叶卡列琳娜二世大力发扬,

他们一直所遵循的便是这一模式。

并为俄罗斯这个原本艺术贫瘠的国度

培养了众多的艺术人才。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老照片

然而情形毕竟还是不同了。

自从美术学院开始放开限制、

大量招收起非贵族子弟入学后,

学生们对古典“高尚”题材

的冷淡便渐成潮流。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居民老照片

尤其是那些来自外省和遥远边区

的学生,夏季回家住在乡间,

他们在暑假后带回的写生稿中,

尽是些农夫、大车、草鞋……

令教授们“不堪入目”。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居民老照片

就连社会风气

似乎也变得寒冷了起来。

那些宣扬革命的民主主义者们

开始令人头疼地活跃起来。

24岁的车尔尼雪夫斯基提出了“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句我们中国人也耳熟能详的艺术创作原则

车尔尼雪夫斯基、屠格涅夫

开始写出了那些“离经叛道”的作品,

他们宣扬批判现实主义、人民性、

民族性等“文艺歪理”。

俄国作曲家穆索尔斯基,俄罗斯音乐民族化的奠基人

在音乐上,那些不安份的

音乐家们也开始组成所谓的

“强力集团”,对那些古老的

原则进行了反叛。

别林斯基当时组织起了影响一代俄国人的《现代人》杂志

这所有的种种,

都令皇家美术的权威们感受到

了一股浓浓的威胁。无何如何,

他们得守住绘画这一方净土。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老照片

所以,当十三个油画系和

一个雕塑系的毕业生对竞赛题目

提出了异议时,学院当局

对之进行了强力打压。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老照片

然而,他们的权威

还是受到了挑战,这十四个

年轻毕业生居然毅然地离开了美院,

他们之中的领头者,正是

克拉姆斯科依。

伏尔加河,120年前的老照片

他出生于俄罗斯中部的伏龙涅什省

一个名为奥斯特洛阳戈日斯克

的小城。

120年前的俄罗斯乡村的老照片

家境清苦,年轻时

曾做过跑差和乡里的记事员,

还曾跟随一个流动的照相师

修理底版。

120年前的俄罗斯乡的宗教集会

二十岁那年,

他偶然来到圣彼得堡,

并有幸考入了皇家美术学院。

120年前的俄罗斯乡村路边即景,老照片

长久的社会阅历本是他的长处,

但没想到,他却用之开启了

这场日后被俄罗斯美术史称为

“十四人暴动”的事件。

1860年代的圣彼得堡居民老照片

在他的带领下,这群年轻人

在离学院不远的第十七条大街

租下了一个大宅院。

“十四人暴动团”名单

他们正式成立了

“圣彼得堡自由美术家协会”。

他们在那里一起生活,一起画画,

一起探求艺术上的问题。

彼得堡自由美术家协会成立时所摄的14人的照片

他们接受定件,

按照自己的喜好进行创作,

他们按照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小说,

《怎么办》中描公社原则相处。

巡回艺术展览协会在19世纪80年代的一次聚会时的照片

在1864-1868年间,

他们在每周四都定期举办沙龙,

克拉姆斯科依照例是沙龙的中心人物

他阅历丰富、知识广博、

为人厚道。

巡回展览画派重要学术推广人,艺术与音乐评论家斯达索夫

最为重要的是,

他对当时的进步思潮和社会关系,

始终保持着敏锐的触觉。

当这个带有乌托邦色彩的协会

陷入了经济上的困顿时,

巡回展览画派最重要的收藏家和支持者特列契亚科夫,肖像为克拉姆斯科依所画

又是他联系几个来自莫斯科

的画家,组成了日后震古烁今的

巡回展览艺术协会。并持续领导了

这个协会长达十五年。

五月之夜 克拉姆斯科依的成名作

在艺术创作上,科拉姆斯

科依也开始展现出他卓越的才华。

1871年,也即是巡回展览画派

的第一次展览上,他展出了自己的

成名作《五月之夜》。

俄国文学家果戈里,以幽默讽刺的文风换醒了沉睡中的俄罗斯,代表作有《钦差大臣》等

这幅取材于果戈里同名小说的作品,

描绘的是乌克兰一群受到农奴制

摧残而溺水自尽的姑娘

们的幽灵。

五月之夜局部

克拉姆斯科依将小说中

那股哀伤之情渲染得动人心魄。

朦胧的月光、哀怨的少女,

在一片诗意之中却又露出一股令人

感到心痛与恐惧的洞空。

克拉姆斯科依 月夜 179x135cm

或许是他想去掉这股令人不安的哀伤

十年之后,他又画下了这幅画

的姊妹篇《月夜》。

月夜局部

在月光下,池中诱人的睡莲和菖蒲

似乎给人以美和生命的启迪,

这很容易让当时的俄罗斯观众联想

到屠格涅夫《僻静的乡村》。

月夜局部

而克拉姆科依

也凭这幅画被时人当成了

抒情圣手。

克拉姆斯科依《画家索卡洛夫肖像》

尽管克拉姆科依长于抒情,

但从艺术素质来看,

他其实是一位很有深度

的肖像画家。

《诗人和艺术家塔拉斯舍甫琴科的肖像》创作于 1871年

在十八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

他为一大批俄国的著名学者和艺术家

们画下了传世肖像。

克拉姆斯科依《托尔斯泰肖像》

比如,他是第一位为

托尔斯泰画下了肖像的艺术家。

那时托翁正在写《安娜·卡列尼娜》,

克拉姆科依将文豪盛年时的那股

勃勃雄心和洞察世事的智慧

展现得淋漓尽致。

希施金肖像 115.5x83.5cm 1880年

再比如他为俄罗斯

大自然的歌手,希施金所作的肖像,

便将他开阔、豪放,

外出写生的希施金

同时又像俄国农民那样

敦厚、纯朴的特点,

刻划得十分得体。

《涅克拉索夫的最后时光》,画中人物是《现代人》的主编,当时俄罗斯文界的旗手

还有这幅《涅克拉索夫的最后时光》,

将这位当时最受爱戴的诗人,

坚强的意志和不屈的生命力,

如实地描写了出来,

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历史家维克托普拉霍瓦肖像》

人们都说,克拉姆斯科依

善长捕捉和描写俄罗斯知识分子

的矛盾心态。

荒野中的基督 180x210cm 1872年

比如这幅作品,

画的虽然是基督,却全无宗教气息,

反倒像是知识份子在真理与诱惑

之间正在做着思想斗争的写照。

克拉姆斯科依《一个老人的肖像》

除了知识份子阶层,

克拉姆斯科依还为我们留下了

当时俄罗斯劳动人民的肖像组画。

克拉姆斯科依《村中长者》

他们都是一些在克拉姆斯科依

的家乡常见的人们,他们纯朴善良,

世世代代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劳作,

但在过去,油画肖像里却没有

他们的一席之地。

克拉姆斯科依《 拄拐棍的老人》

克拉姆斯科依用亲切的笔调,

强调了他们的智慧、勤奋,

还有他们的觉醒。

克拉姆斯科依《护林人》

尤其是这幅《护林人》,

他力图刻划出一个有经验的,

对当时社会制度怀有不满情绪的人物,

面对社会的不公,他仿佛会随时

站出来,维护这世间的正义。

《一个女孩》 创作于1873年

除此之外,女性肖像也是

克拉姆斯科依重要的创作题材。

在他的笔下,女性不光柔美动人,

充满着他一惯的抒情笔调。

《阅读》创作于 1884年

他还表现她们的觉醒,

女孩与猫。 1882年

她们的迷惘,

还有她们骄傲的自尊。

克拉姆斯科依《无名女朗》

比如这幅堪称世界级杰作的

《无名女朗》,她的独立人格,

她的高傲、她的迷人,都已成为了

一桩艺术史上的公案。

克拉姆斯科依《画家之妻肖像》

随着克拉姆斯科依社会声望的增高,

他的生活环境也有很大的变化,

他有高明的,照明极好的画室。

克拉姆克斯科依《画家之子》

在乡间盖起了称得上豪华的别墅,

他的一幅定制的肖像作品

价达5000卢布。

克拉姆克斯科依《克拉姆斯科依给女儿画像》

他出入于上流社会之中,

说话开始慢慢地拖着长句子,

甚至作画时也穿着镶有稠缎

襟子的长礼服。

无法慰藉的悲痛 228x141cm 1884年

但家庭的变故和整日的作画

令他精神日益紧张,

整个人变得疲惫不堪。

克拉姆斯科依《列宾肖像》

据画家列宾回忆,

他还不到五十岁,但已像是七十岁,

头发几乎全白了,咳嗽、哮喘,

瘦弱多病,性格也变得

急躁不安。

克拉姆斯科依《拉斯赫斯普斯医生肖像》

1887年的某日清晨,他

照例为一位上门求画的医生画肖像,

在他们生动活泼的交谈中,

他巧妙地画出了医生的头像。

克拉姆斯科伊另一幅未完成的作品《哈哈大笑》,他每天几乎用十几个小时作画,最后还是没有完成。

突然间,医生发现他的眼睛

老是盯着他不动,接着踉跄几步,

当医生过去扶他时,他已直挺挺地

倒在了地上。调色板丢在他的面前,

他已经离开了人世。

克拉姆斯科依自画像

终其一生,他都在践行

自己年轻时所许下的诺言。

在《俄罗斯艺术之命运》一文中,

他曾如是写道:

克拉姆斯科依自画像

我认为艺术不可能是别的,

它只能是民族的,我们不应迷恋于

形式而有损有内容。

克拉姆斯科依墓

我们要在表达

光、色、气氛方面不断努力,

然而要做到不失去艺术家最宝贵

的品质——良心。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