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文

旗袍如何诞生?也许我们的狭隘,配不上这百年沧桑!

2018-04-26 10:56:47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旗袍如何诞生?也许我们的狭隘,配不上这百年沧桑!知乎和微博里常能一些人遇到这样的困惑:如果汉服=汉民族的传统服饰,那么旗袍算不算汉服呢?这题绝对可以让汉服(古风服饰)爱好

原标题:旗袍如何诞生?也许我们的狭隘,配不上这百年沧桑!

知乎和微博里常能一些人遇到这样的困惑:如果汉服=汉民族的传统服饰,那么旗袍算不算汉服呢?这题绝对可以让汉服(古风服饰)爱好者跳起来打人,却对于本身定义缺乏依据及排他性的网络概念来说,的确十分诛心了。

不过放心,本文不是为了论证旗袍是或者不是汉服(汉民族服饰)而存在,而是想讲一个更具有时代进步性、也更宏大一点的话题——

考量服饰够不够X族、够不够X风,甚至于够不够传统,在旗袍诞生时的光芒相比,都狭隘得令人发笑!

渐渐消融的民族界限

清朝自入关就怀抱着不愿意被中原文化同化的“警惕心”,所以在许多方面都刻求保留关外习俗,着装便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尽管有很多人叨叨的“剃发易服”,但是纵观这两百多年历史,旗装的汉化趋势十分明显。尤其在没有礼制约束的便服领域,衣服越来越宽松,装饰越来越繁复……

湖色寿山福海暗花绫袷衬衣,清嘉庆,身长146cm,两袖通长167cm,袖口宽17cm,下摆宽124cm。清宫旧藏。

月白色团荷花暗花绸女衬衣,清道光,身长138cm,两袖通长180cm,袖口宽24cm,下摆宽117cm。清宫旧藏。

杏黄团花卉暗花绸女衬衣,清同治,身长139cm,两袖通长182cm,袖口宽30cm,下摆宽115cm。清宫旧藏。

品月色缂丝凤凰梅花皮衬衣,清光绪,身长134cm,两袖通长127cm,袖口宽24cm,下摆宽106cm。清宫旧藏。

我们在《衬衣:被清宫剧忽略的娘娘“爆款”(更正版)》里梳理过“衬衣”在清朝后期的发展过程,肉眼可见的走向繁靡。以至于在晚清到清末的老照片里,旗装与汉装的界限越来越不清晰了。

1873-1874 约翰·汤姆逊 摄

“三绺梳头,两截穿衣”这句汉人女子着装特征的描述里,其实不含任何服饰元素,什么要不要交领、要不要立领、该不该盘扣,都不包括,反而更像是在强调着装的结构组成。

对比上面的图片,也的确是发型与结构更好辨认。而旗装会在便袍外头套穿马褂或马甲,很多人会误认为是衣裙的两截式,实际上里面还是袍式的。

不仅于此,旗女装开始采用汉女装的立领,汉女装的上衣逐渐变长,这一切就让服饰的民族界线越来越模糊。

清末 满汉妇女合影

1909年 詹天佑夫妇及子女合影

时尚的第一缕曙光

我在《清朝末年:让我们穿好“新衣”迎接中华民国的到来 | 经典旧文》里曾经写过:“人们并非因为进入民国才萌发了新思潮,而是那些思潮等来了民国!”

随着清朝被推翻,旗装长袍也被打入冷宫,这是一段令“旗袍”疑惑的时期,因为当时最为流行的是脱胎于汉装“两截穿衣”的衣+裤或衣+裙。与传统的“两截穿衣”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服装轻便、简洁,随着时间的推进,裙摆和修长渐短,甚至于将腰身要渐渐显露出来。

1910年代烟画

1910年代照片及实物

不仅于此,一些来自于西洋、东洋的流行也进入了中国女性的装扮。

荷叶装

东洋髻

中西混搭

1910年代是许多人忽略的时期,因为一般认为旗袍起源于1920年代,那么这个从清代覆灭到旗袍诞生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它为中国女装投入了时尚的第一缕曙光。

女性将曾经繁复的装束脱下,将身体解放出来,它所作出的准备都为旗袍的诞生打下了基础。同时,1910年代,女性的长袍除了个别旗人与女扮男装,并未被纳入潮流的领域。

1917-1919年,身着长袍的女性

这些长袍并不会被认为是旗袍,因为旗袍被划分在时尚萌芽后的另一端,这条分界线便是1910年代。

殊途同归的旗袍

关于旗袍的起源,众说纷纭,除了过于离奇的“深衣说”等需要一路上溯到先秦或汉唐的理论以外,大致可以总结为这样的路线:

第一条,时尚化的旗装。

之前在《氅衣:娘娘们最爱的清宫剧爆款》里说过,旗袍的源头并不在同为两侧开衩的旗装氅衣里,因为氅衣并不能单穿。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旗袍在单身之时有大量不开衩或开小衩的样式,这些在后来旗袍定型几乎都消失了。所以,即便旗袍源头在旗装,那也应该是衬衣之类的,也较为符合衬衣本身的穿着逻辑。

不同的是,旗袍是拥有其时代特性的,这个特性就是经历1910年代后获得的时尚设计和廓形,还有轻便的穿着方式。

早期不开衩旗袍

第二条,从袄裙到马甲旗袍。

于1920年代十分流行一种长马甲,可以套穿在短袄外面,而袄裙本就属于汉装范畴。后来马甲与袄裙逐渐融合,成为了有接袖设计的“假两件”旗袍或直接成为了旗袍。

有长马甲设计的马甲旗袍

当时,直接套穿在袄裙外面的短马甲也十分流行。1920年代是一个尤为缤纷的时期,各种款式与东西方元素充斥其中,百花齐放,远比旗袍一统江湖的1930年代来得更为有趣。

第三条,女穿男装。

当时中西方的女性都已经不满足于呆在屋子里了,20世纪的中国一直贯穿着要为民族崛起而奋斗的气息。而从晚清开始,中国女性一直谋求与男性平等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外出的权利,担负民族复兴的权利,选择穿着男装也是她们显示自己摆脱陈旧桎梏的标志。

无论是女性穿着了男装并将之改良成了旗袍,还是还是因为旗袍与男装相似而纷纷效仿穿着。“长衫”这个名字成为了不可忽略的印记。

这三条道路都有各自的实证,谁也不能压倒性说服谁,也许是一场殊途同归吧,时代最后选择了旗袍。就像《咄咄怪事:旗袍想要叫褀袍,汉服却不想叫华服,真让人看不懂!》里写的那样,旗袍叫什么都好,它的实质摆在那里,任何去“旗”留“袍”的主张,都未能拥有成功的先例。

尤其是,这三条看似不同的道路,其实都拥有相似的时代廓形,让我们不至错认它们。在1920年代,旗袍、长马甲、袄裙、短马甲乃至洋装共存,但是它们相似的廓形,统一在一个时代里,根本不知道后人会为此吵得天翻地覆。

郑曼陀画作

小结:向前走吧!

有些人只能看到旗袍的“旗”字,却看不到它背后诞生的艰辛。假如没有思潮上的澎湃,假如没有清朝的推翻,假如时尚的初现,等等种种,旗袍便不会诞生。

它究竟属不属于传统服饰?它究竟该属于哪个民族?它究竟能不能代表中国?它究竟是不是好女孩穿的?这些都是后人设置了箩筐,拉扯着往里投罢了。

而旗袍,无论是叫褀袍还是长衫,都在那里走过了百年岁月。百年前有人为了理想付出过生命、远走过他乡,希望百年后的我们无愧于他们的骨血灌溉过的这片土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