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文

香港电影有今天,不能忘记一个人的名字

2018-04-21 10:31:13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香港电影有今天,不能忘记一个人的名字过去这个星期天,一年一度金像奖把终身成就奖颁给了楚原。已经多年没现身的楚原携妻子、也是昔日的粤语片明星南红,以及6岁的小孙女

原标题:香港电影有今天,不能忘记一个人的名字

过去这个星期天,一年一度金像奖把终身成就奖颁给了楚原。

已经多年没现身的楚原携妻子、也是昔日的粤语片明星南红,以及6岁的小孙女一同出席。

楚原和太太南红、孙女一起出席颁奖

登台领奖的时候,楚原的一番发言,次日在社交网络疯传。

他以「终身没有成就」自谦开场,并当众点名因为当年「方小姐」方逸华撕毁通告让他从卖座导演变成「不会拍电影」的导演,颇让人惊讶。但不知何解,大陆的报道都隐去了这一细节。

也许这就是那一代老电影人的风骨:敢做敢当,也敢言。

也有年轻观众不禁惊叹,原来这位在港剧中不时客串一二的电视熟面孔,并不是平淡无奇的老甘草,而是叱咤数十年,开创了一个又一个历史,足以让全场宾客为他起立鼓掌的大导演。

还让人惊讶的是,楚原最后分享保尔柯察金的名句,「你回首往事时,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不因虚度年华而羞耻,那你就可以骄傲地说,你不负此生

殊不知,楚原正是受苏联文艺体系影响至深的一代。

1

说起来,楚原算是几朝元老了。

楚原原名张宝坚,他的父亲张活游,是50年代的著名小生,粤语片的中流砥柱。

楚原与父亲张活游(右)。张活游是粤语片时代最具有代表性的男星之一,所谓「家家有白燕,满街张活游」

1956年,怀抱电影梦的楚原从广州到港,在父亲人脉关系的影响下,毫无意外地迅速进入助理导演和编剧行业,师承另一粤语片导演界的大才子秦剑,并获他一路提携,23岁已能独立执导,和岳枫并称中国最年轻的导演。

24岁,一部《可怜天下父母心》,已经为他奠定地位。

彼时的香港,邵氏、国泰、光艺三大院商各据一方,纷纷建立片场。

其中,不同于以国语市场为主打的前者,光艺专攻广东话市场,又有别于传统粤语长片的婆婆妈妈,充满现代味道的都市风采。

那也正是楚原极为高产的年代,连导七十多部,《可怜天下父母心》描画下层居民的悲惨生活,温情写实,《含泪的玫瑰》讲述才子佳人的爱而不得,文艺浪漫,奇情动作片《黑玫瑰》中西合璧,并延伸出《玉女神偷》、《玉女添丁》。

楚原是「黑玫瑰」之父,多年以后,1992年刘镇伟专门拍摄了《92黑玫瑰对黑玫瑰》向其以及广大的粤语片时代付出贡献的人致敬

楚原年轻,善于捕捉青年男女的心态,离不开社会现实作为根基,风格多变,又充满生活趣味。

后来粤语片随着粗制滥造而衰退,哪怕是当上了身价最高的导演,也难逃产业式微的大势,所以,他短暂签约国泰之后又转投邵氏。

1973年,他交出一部《七十二家房客》立刻打败了李小龙主演的《猛龙过江》,创下当时的票房纪录,也是香港自开埠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被视为粤语片的复兴之作。

具有历史意义的《七十二家房客》,标志着「粤语电影」的振兴,香港电影要感谢它,感谢楚原

《七十二家房客》取材自上海滑稽戏,逼仄的居住环境下,各色人马如走马灯,原作中操着方言以反映地域文化冲突的包租婆与房客,听惯了何莉莉与胡锦们讲国语,他偏偏统一配上了广东话。

本就是最擅长的市井题材,配合邵氏的高成本大制作和群星云集,立马石破天惊,楚原受严格的片场出身,当然明白要交出好的答卷才对得起老板的重金礼聘,辗转几大公司,迅速博得大名。

他固然才华横溢,除此之外呢?只能说时也、命也、运也,灵机一动一个转身,不经意间,做了时代的翻云覆雨手。

2

楚原在获奖感言中对往日功绩提的不多,倒是耿耿于怀一件事。

十年后,我的戏不卖钱,拍完几部扑街片,又想拍《天龙八部》,开机前,高层撕了通告不让拍,去了办公室问我:谁让你拍天龙八部的,亏本了你可以赔吗?楚原你根本不会拍电影!那时候都说我是邵氏公司最难堪的导演。

不点名也显而易见,这位高层是以铁腕闻名的方逸华,公司讲金不讲心,更谈何情面,撕通告翻脸不认人,也不给功臣台阶下。

真是这样吗?

方逸华与洪金宝

一部戏的开拍,要经历无数工作会议,从联络演员到服装布景,前期工作是大工程,真的会临门一脚拿下?

君不见,故事的另一个方面,是邵氏当时已在研讨将《天龙八部》交给鲍学礼或是张彻拍摄,而楚原的几部文艺爱情片,又的确票房不佳,楚原说一班手足等开工,需要钱过年,方逸华便预支薪水,为他们解决忧患,其他的事,「过完年先算」。

当年方小姐「撕票」的《天龙八部》,1977年由鲍学礼拍摄,李修贤演杨过

与此同时,邵氏亦看重楚原的浪漫主义理想,其后为楚原安排改编的古龙一系列小说,《流星蝴蝶剑》(1976)、《天涯明月刀》(1976)、《陆小凤传奇之绣花大盗》(1978)、《三少爷的剑》(1977)等等。

邵氏没让楚原拍《天龙八部》,但其后还是给了很大的机会,楚原后来以古龙小说改编电影闻名

商业的包装下,让他发挥文艺气质,与武侠小说的虚幻光影熔炼出奇情瑰丽的风格,并创下另一事业巅峰,台湾的片上纷纷找上门来,几倍价码邀请他拍武侠电影,可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时过境迁,记忆便成了有选择性的,楚原提出方逸华撕通告一事,当然也不是纠缠谁对谁错。

不过,却也容易理解,方逸华讲的是生意,需要全盘考量,审时度势,而楚原看的是艺术,是电影不讲道理的吸引力法则,所以哪怕介怀,也是来自创作者的一片冰心,只不过梦里不知身是客,风光有时失意有时,江湖现实如此,总归有些身不由己。

老一辈导演不把野心挂在嘴上,他们直接拿事实说话,在楚原身上的例证是什么?

1972年,在《七十二家房客》之先,楚原已交出一部《爱奴》,他慧眼独具,看中这个原是压箱底的剧本(作者邱刚健,后为《投奔怒海》、《胭脂扣》等编剧),讲的是烈女被拐到妓院受尽凌辱,跟女同性恋鸨母学习奇特武功,又投其所好做她的「爱奴」,这一切都为了报仇,将竞投她初夜的嫖客逐一杀死。

1972年的《爱奴》是楚原电影生涯高峰之一,将武侠融合艳情突破类型第一人

艳丽而诡谲的画面,难得一见的女性接吻镜头,墙里开花墙外香,虽然香港上映票房刚过千万,却卖埠国际,不仅被当年的英国杂志评为高分电影,更被外国影评人列为世界十大影片,领先时代数十载,如今看来仍旧先锋。

无畏世俗眼光,凭作品让人无话可说,或许楚原就是这样,成就于时代又超脱于时代。

3

后来楚原在文章中回忆,自己素来是金庸的拥簇,被倪匡推荐古龙的小说时,「其实当时我根本未看过那故事,但九个月来剧本都不通过,别说《流星蝴蝶剑》,就是《老鼠田鸡蛇》,有戏拍,我都喜欢。」

有戏拍,他都喜欢,机会得来不易,更要精益求精,古龙《流星蝴蝶剑》原著受《教父》影响,在此基础之上,不同于张彻、胡金铨黑白分明、侠肝义胆的世界,楚原继承了早期社会写实电影中人心难测的部分,营造出另一个处处都是险境的武林,敌我难辨,情义相挺、利益投靠都可能为假.

他又削弱张彻所喜爱的暴力美学与兄弟情义,加入亲情人伦和爱情线索,为故事红袖添香,后来广为流行江湖电影模式,在楚原的镜头下初具雏形。

楚原是古龙小说改编大户,这直接刺激了古龙自己组电影公司拍自己的电影

由1976年《流星蝴蝶剑》开始至1985年古龙肝硬化去世,楚原共拍了22部武侠题材电影,大部分由古龙小说改编,楚原执导、古龙原著、倪匡编剧,桀骜不拘的三大才子,永远是响当当的票房保障。

现如今,江湖已远,斯人已逝。

古龙出殡当日,邵氏另一大侠王羽知他一生嗜酒,本想将47瓶XO摆进挚友棺木,但怕遭盗墓,一班人干脆在守夜时将XO全部喝光,以示送行,浪子飘零久。

古龙与倪匡,港台两大浪子

再回看楚原,带着孙女上台领取「老人牌」,笑说孙女才是家中大姐大、自己的「终身成就」,倒想起《锁麟囊》中的唱词——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4

每年的11月1日,是楚原之夜,旧日合作班底的台前幕后齐聚一堂,酒楼里坐满了人,群星拱照为他贺寿,热热闹闹。

楚原右手边就是章国明,香港新浪潮导演,代表作有《点指兵兵》等

每年11月1日都是「楚原之夜」,你看多少大咖都亲自赴会。楚原曾说过,这个饭局,没有名利,只有友谊万岁,在现今的香港,尤为难得

这一传统由来已久,且从未间断,楚原的徒弟、香港新浪潮代表人物之一,章国明导演每年都会为这个特殊的时刻拍摄影片留念,他还永远是神采奕奕的,哪位演员几几年合作了什么戏,张口就来,都是武侠电影中的英雄与美人,舞谢楼台变成了觥筹交错,让人总有恍若隔世之感,。

楚原爱将、曾经五度饰演傅红雪的狄龙,当然是年年赴宴,更吟诗相赠,记得有一年,他牵着恩师的手,念了一首《春江花月夜》,「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是正是如此吗?

楚原与南红结婚照,他们就这样厮守了一辈子

正如楚原自己所言,明天总比昨天好,这就是人生,管他天下千万事,闲来轻笑两三声,而当许许多多的高潮与低谷都经历过之后,烟云过眼,且他看一脸飘逸的长髯长须,又何妨?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祝楚师傅寿比南山。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