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拯救推土机前的连江古建筑:居民自发请专家评估 已有明代建筑被毁

2018-04-27 16:04:55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拯救推土机前的连江古建筑:居民自发请专家评估 已有明代建筑被毁“如果千年古县只剩下一座塔来传承它的历史,真是古县城的悲哀。”4月11日,网友小飞刀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

原标题:拯救推土机前的连江古建筑:居民自发请专家评估 已有明代建筑被毁

“如果千年古县只剩下一座塔来传承它的历史,真是古县城的悲哀。”4月11日,网友小飞刀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呼吁关注福建省连江县今年2月份启动的玉荷西路两侧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他在文中写到:“千年古县连江经过历次现代改造,仅有四片老城区孑遗,而这次改造将把其中最精华的两片老城区一网打尽。”

小飞刀是一位常居福州的古建筑爱好者,关注福建省古建筑保护已近20年。4月10日晚,他在福州古建筑爱好者群里得知连江县启动了玉荷西路两侧棚户区改造项目。

3月2日,连江县政府在其官网上转载了《福州日报》的报道,报道中介绍:“项目主要目的是改善居住环境,美化城区面貌,完善公共配套,提升城市功能品质。”当地媒体在对此项目进度进行报道时也称:“这里将建设品质一流、配备完善的现代化居住小区,彻底改变原有面貌。”

位于拆迁区域的连片明清大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样的说辞令小飞刀为玉荷西路两侧的古建筑群感到担忧。更多古建筑爱好者开始关注此次连江县棚改项目,在连江县城内搜寻没有文物保护身份、但价值普遍较高的明代民居和宗祠建筑。小飞刀和其他古建筑爱好者一同向福州市文物局和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市名城委”)反映相关情况,以引起文物保护部门重视。

政府派专家勘察后认定,玉荷西路两侧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区域内,存在25座明代至民国时期古建筑,其中有5座就是古建筑保护志愿者认定的明代建筑。

4月25日,连江县人民政府宣传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搜狐号鉴闻,对此次棚改项目红线图内有保护价值的古建筑,连江县政府都将予以保护,并将根据福州市名城委专家的建议来调整旧城区改造计划。

在古建筑爱好者们的呼吁声中,被扣上“棚户区”帽子的连江县明清古建筑有了重获新生的机会。小飞刀告诉搜狐号鉴闻:“环保志愿者保护生态环境,我们的性质类似,想保护的是‘文态环境’。”

两片老城区位于此次老城改造范围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其中一处明代古建筑已成一片废墟。图片来源:人民网

居民自发请专家来做评估

鉴闻:你从何时开始关注连江县城内的古建筑?

小飞刀:很早之前,我关注到连江闽江口的长门炮台,它是有资格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但现在身份仍然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它上游十来公里处有另外一个炮台,规模和气势都不如它,却早已经申报成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了。当时我的感觉是,地方政府在文物保护方面积极性不高。

2012年,我路过连江,正好遇上连江县城内的城关桶街改造项目,当时已近拆迁尾声,废墟上还残留半座古民居。我从了解情况的古建筑爱好者那里了解到,原先桶街有座清代民居“游宅”,宅内有用连江当地海礁石做成的假山,保存得很好,但也没能免于拆除。我们(福州古建筑爱好者们)感到可惜,把“桶街游宅”编辑成词条,收录在自己创建的网站——福州老建筑百科上,列在了“已经消失的建筑”一栏内。

桶街也是连江老城的核心区,当时被拆掉的古民居现已无从统计。

4月10号,我从福州老建筑爱好者群里听说了关于玉荷西路两侧棚户区改造的消息,想到之前的长门炮台、桶街改造,心里很着急,所以发了文章呼吁大家一起关注这件事。

鉴闻:在获知连江县启动了玉荷西路两侧棚户区改造项目后,你称自己感到不寒而栗,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受?

小飞刀:例如连江民居中的孙察院故居,是明监察御史孙钦的故居,这是福建目前发现实物与记载一致的最早民居建筑,古建筑爱好者认为它极可能成为福建民居实物研究的原点,这种观点也得到了专家的认同。

和孙察院故居年份相近的安徽省黄山程氏三宅,和浙江省绍兴吕府都已经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但孙察院故居目前仍然只是一处文物保护点。

在它周边,明清民居也比较密集,这在福州甚至全国都很少见。所以得知这片古建筑要被纳入棚户区进行改造,感到气愤和担心。

鉴闻:你是否曾接触到玉荷西路两侧棚户区的居民?他们对棚改持怎样的态度?

小飞刀:我4月11号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之后,孙察院故居的主人孙开铭就在留言区评论:“文中介绍的孙氏民居就是我的祖房,有600多年(历史)的建筑,曾反映多次要保留古迹,但政府重视不够。”

后来“福州老建筑群”公众号也发布了文章《绝版连江》,孙开铭在文章下留言:“连江孙察院故居是孙敏(唐朝末期正四品御史中丞)第18代孙孙钦所建,本人是孙敏的第36代孙,出生生长于该建筑,若被拆迁实在可惜。”我在与孙开铭先生的交流过程中得知,他从2011年开始就通过不同渠道呼吁保护孙察院故居,但是均无回音。

之前去福州闽侯县拍摄古建筑的时候,我曾跟建筑的主人聊天,他们都是些老人,担心房子被拆掉,为了给房子评文物保护单位,自发地请专家来做评估,其实老百姓自己也有很强烈的保护意识。

位于拆迁区域的文物点孙氏民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对地方政府来说,申报文物保护单位是在添包袱”

鉴闻:从玉荷西路两侧棚户区改造项目红线图上来看,拆迁范围避开了孙察院故居,为何仍为这座古建筑感到担忧?

小飞刀:和棚户区范围内的仙塔、富春孙氏宗祠这两处连江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同,孙察院故居目前以文物保护点身份存在,但当地没有制定具体的文物保护点保护条例(注:文物保护点通常指“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

孙察院故居总共有四进("进"指旧式房院落层次),第四进后花园在抗日战争时期"消失",第一进门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修路时被拆毁,现在只剩第二进和第三进,第二三进为孙察院故居主体,目前主体建筑尚存。其中第二进被列为文物保护点,第三进据称没有任何文物保护身份。

这次棚改划定的拆迁区域紧挨着孙察院故居,孙察院故居第三进倾斜严重,一场台风都足以使其倒下,更不用说在旁边拆房、打桩。所以在了解到此次项目改造规划后,还是不免为孙察院故居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孙察院故居第三进倾斜严重,后人已经搬出,部分无人居住,他们想维修却苦于产权人众多无法达成一致,且没有古建筑维修专业队伍,他们希望地方政府能够启动紧急维护措施,防止孙察院故居进一步破损乃至完全倒塌,那将是难以估量的损失。

鉴闻:如果孙察院故居确实具有保护价值,为何没能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小飞刀:我从福州市文物局一名工作人员处得知,他们曾想把孙察院故居推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地方政府没有进行申报。

文化保护是一个拥有长效回报的过程,不能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在此过程中,文物修缮、管理以及风险承担都由地方政府负责,对地方政府来说,申报文物保护单位一定程度上是在给自身添“包袱”。“包袱”增加了,却看不到显而易见的政绩,无疑会打击地方政府保护文物的积极性。

鉴闻:文物保护点为何应当受到特别关注?

小飞刀:从2011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公布以来,到现在为止,被普查出的文物保护点已经“消失”了一部分。相较文物保护单位来说,地方政府对文物保护点制定的保护措施不够完善,这是导致文物保护点“消失”的重要原因。

比如文物建筑没有登记或者挂牌,相关单位在施工过程中可能就会出现误拆的情况。

福州市区也曾有文物保护点被拆毁,舆论哗然以后,又被重建起来,但重建的文物价值必然就变了。

雕刻精致的老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专家在文物保护上话语权较低

鉴闻:你认为什么原因导致连江县的古建筑差点“消失”?

小飞刀:首先政府相关部门在认识上有一定的问题,不把文物当作文化遗产和文化瑰宝来认识,反而把其纳入棚户区内,在这样的情况下,珍视文物就无从谈起。

另外,文物保护单位申报、评定的程序或许也有改善的空间。我认为文物保护单位的评定过程应当是独立的,不受地方政府影响的。

但目前地方政府掌握着推荐文物保护单位的权利,专家却没能在推荐过程掌握较高的话语权。

鉴闻:经过古建筑爱好者的呼吁,目前玉荷西路两侧的古建筑幸免于被拆毁。据你了解,目前古建筑群区域现场情况如何?

小飞刀:上周周末,有(古建筑)爱好者去现场了解情况,看到一两处保存情况较差的古建筑正在被拆毁。他们拍下了现场拆迁的视频,引起了微博上更多网友的关注。

专家勘察后认定,玉荷西路两侧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区域内,存在25座明代至民国时期古建筑。但其中1座已经认定的明代古建筑,已经成为废墟。

鉴闻:参与古建筑保护的经历给你带来怎样的感触?

小飞刀:前几年,我在福州市仓山区拍摄老建筑的时候发现一座明代中期的民居,我觉得它的架构像是明代建筑,就把照片发在古建筑爱好者群里。福州市文物局的一位专家看到后很激动,马上问我这座民居的具体位置,然后去现场做了测绘。

当时这座民居连文物保护点的身份都没有,后来直接跳过区级、市级,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这个过程中,仓山区区政府积极性很高,表现得相当配合。这件事让我认识到,文物是否能得到有效保护,和当地政府的配合程度十分相关。

出于对古建筑摄影的爱好,我慢慢关注到古建筑保护,也尝试参与其中。经历了从给媒体写信投稿,到论坛发帖,再到发表博客,发布微博,创建微信公众号这一系列呼吁手段的变化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声音越来越有力量,能够把走到废墟边缘的房子给挽救回来,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比起来指着照片告诉后人:“这曾经是我们的家”,我更希望他们有机会站在房子面前,通过房子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和文化的传承。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