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揭开硅谷神话的真实面目!

2018-04-26 15:53:03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揭开硅谷神话的真实面目! | 社会科学报最近,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丑闻持续发酵,在美国引发广泛讨论。伴随着不断爆出的俄罗斯黑客和虚假账户消息,美国民众开始怀疑他们曾经坚

原标题:揭开硅谷神话的真实面目! | 社会科学报

最近,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丑闻持续发酵,在美国引发广泛讨论。伴随着不断爆出的俄罗斯黑客和虚假账户消息,美国民众开始怀疑他们曾经坚信的自由平台正成为幕后推手用来操纵自己的工具。这些神话般的硅谷公司是否真的可以保护国家安全?2018年4月5日,《纽约书评》刊登了纽约大学欧洲和地中海研究中心副教授谭辛·肖(Tamsin Shaw)对亚历山大·克林伯格(Alexander Klimburg)《黑暗网络:网络空间的战争》(The Darkening Web: The War for Cyberspace)一书的评论文章,指出“信息战”一词如今已有了更具体的含义,必须要警惕攻击性网络权力与网络资产私有化的结合。

光鲜背后的五大公司

五大取得惊人成功的硅谷技术公司,微软、苹果、脸书、谷歌和亚马逊,其天才创始人们拥有标志性的穿着风格:休闲衬衫,灰色体恤衫或连帽衫。年轻而富有魅力的男性角色为他们的新兴技术帝国赢得了广泛的支持和信任。从家庭计算机到社交媒体,再到人工智能,他们的公司在开放互联网领域里不断蓬勃发展壮大,也被美国政府视为重要的国家安全资产。

五大公司掌握着大量的用户个人数据,用复杂的工具分析用户行为,却鲜有机制来确定其所发布信息的可信度。在美国,利用信息数据资源扩大政治影响的做法已受到高度关注,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在竞选中使用了数据分析技术。过去几十年,美国政府持续对硅谷进行政策和投资倾斜。作为回报,这些硅谷公司一直在与国家情报机构和军方合作。而公共舆论对于如何保护信息安全和个人隐私的问题,却一直保持沉默。即便是在斯诺登事件之后,这一问题也没有引起更大骚动。私人机构也在利用这些用户信息:科奇兄弟的数据公司i360通过消息测试获得了2.5亿美国人的详细信息,开发了针对性广告投放系统。该公司与谷歌和脸书合作,目标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前制定一个影响选民的全面战略。

随着近期不断爆出的俄罗斯黑客和虚假账户新闻,美国民众终于开始怀疑,他们曾经坚信的自由平台如今正成为幕后推手用来操纵他们的工具。这些由五大硅谷技术公司创造的网络公共平台是否真的可以保护国家安全?

重新定义现代信息战

网络攻击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的方式进行。例如,使用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令对方系统被多余流量淹没,以破坏其预期功能。也有一类手段专用于窃取和泄露敏感资料,还有一些会攻击和损害与互联网相关的重要设备,包括运输、电信和发电厂的计算系统。这些攻击越来越被视为对一个国家基础设施的严重威胁。

曾经,美国军方使用“信息战”一词指代针对一个国家信息或电信系统的任何网络攻击或军事行动。但如今,“信息战”一词有了更具体的含义:使用信息技术进行宣传、造谣和操控人心。克林伯格在他富有远见的重要著作《黑暗网络:网络空间的战争》中指出,互联网凭借无与伦比的覆盖面和针对性加剧了信息战的风险。个别大公司的系统算法决定了人们网络搜索的结果,网络社交媒体上五花八门的新闻故事和铺天盖地的广告影响远远超过了传统媒体。于是,当谣言或误导信息在网上出现,也将产生巨大的预期和非预期影响。克林伯格认为,自由民主国家的公民需要相信政府,但这种信任极易遭受此类信息战的破坏。

克林伯格描述了美国在过去二十年间始终面临的紧张局势。直至奥巴马时期,互联网观念和现实之间才逐渐从紧张走向了一致。硅谷公司推动互联网成为独立于国家权威机构而自由交流的媒介,从而获得了全球影响力和公众信任。2011年5月16日,奥巴马发布了国际网络空间战略,将互联网描述为一个民主的自主管理社区,“国家和人民之间的责任、公正与和平行为的规范在此形成”。斯诺登事件之后,奥巴马又发布了第28号总统令,规定了与“承诺开放、可交互使用和安全的全球互联网”相一致的“信号情报活动”原则。全球政策智库兰德公司研究员马丁·利比奇(MartinLibicki)致力于抑制美国国防部的进攻性举措。他在几份兰德报告中表示,美国需要继续保持“自由互联网倡导者”的身份,不过多涉足网络空间控制或公民影响力。

但克林伯格在书中警告,现实并不如此美好。美国的军事情报机构一直认为网络空间是一个潜在冲突场所,并力争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整个20世纪90年代,美国军方就这些新技术应用于传统战争的方式进行了深入研究,特别是心理战。就在奥巴马国际网络空间战略发布前一年,美国和以色列使用网络蠕虫病毒破坏伊朗核设施的证据被发现。这次袭击以及2009年设立的美国网络司令部,成为美国计划利用互联网进行攻击的有力证据。

然而,克林伯格最关心的问题是,在展开信息战方面,美国政府准备在多大程度上误导本国公民。由虚假信息导致的混乱是自由主义国家在信息战中亟需避免的,而提供虚假信息却是目前美国防务政策和战略的一个关键方面。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更需要一个透明的网络政策。政府可以为公民提供清晰明确的各类信息,这样美国公众才可能对政府更加信任。

警惕硅谷的幕后推手

在书中,克林伯格并不十分担心硅谷公司蓬勃发展的权力。他认为它们是独立的,具有纯粹的商业利益。但是,如今影响硅谷技术开发兴趣的因素早已不完全是商业化的了。国家安全部门利用私营部门来帮助美国发展庞大的网络能力。在这一过程中,它已将相当多的潜在网络武器交给了这些私人公司。

众所周知,互联网最早来自于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除了互联网,图形用户界面、人工智能和语音识别技术,还有液晶显示器中的高性能聚合物技术等都是由DARPA赞助研究开发的。可以说,没有军事创新的商业化,网络生活就不可能实现。

DARPA通常是向学术研究人员提供前期资助,为国家安全研发新型科学技术。而国家安全机构和硅谷之间的经济纽带则延伸得更远。硅谷混合公共和私有经济模式,政府投资初创公司用以研发与国家安全技术有关的新型技术。例如,由情报机构开发的用于监视和身份验证的面部识别软件,目前正在苹果手机上由数百万用户进行测试。美国政府使用各种机制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而硅谷也已受到这类政府机构所创建的风投基金的深刻影响。商业领域的技术发展方向正受到政府机构议程的影响,而这一进程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为公众所知。

这些由政府机构投资的初创公司最终大多会被硅谷五大公司吸收,因此这些公司现在都与国防情报机构有密切的关系。美国政府支持五大公司的垄断,部分是为了它们在全球范围内产生的“软实力”。但是,这种“硅谷混合经济”是否真的是一项好的国家安全投资呢?在政府资助研究后,它将专利授予私营公司使用。这类许可证通常是非独家的,这意味着推动美国国家安全创新的技术可以出售给任何地方的任何人。

这正是克林伯格对军事情报机构发展攻击性网络权力,以及网络资产私有化两个事实相交所产生的担忧。在克林伯格看来,美国国家安全部门不负责任地过度涉足了网络空间,越来越多地将情报和军事行动外包给私营公司,特别是那些从事数据分析和定位的公司。追求军事和情报能力的主导地位固然没错,但通过给予硅谷丰厚的商业激励来发展军事技术,美国政府同时给予了私人公司无与伦比的权力。

在脸书早期的一次访谈中,扎克伯格被问及为什么人们愿意将个人信息交付给他。他回答说:“因为他们相信我——那些笨蛋。”如今,我们已尝到了苦果。现在,是时候弄清楚如何让我们的税收、数据以及全部关注不至于在未来将我们推向深渊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