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教育

11位权威专家学者告诉你,“双一流”背景下,我们该如何评价大学和学科?

2018-04-16 15:20:50 来源:  作者:
摘要:原标题:11位权威专家学者告诉你,“双一流”背景下,我们该如何评价大学和学科?“双一流”建设已经正式启动,如果有人问你,在此大背景下,我国高等教育需要迫切解决的重点和难点问题有

原标题:11位权威专家学者告诉你,“双一流”背景下,我们该如何评价大学和学科?

“双一流”建设已经正式启动,如果有人问你,在此大背景下,我国高等教育需要迫切解决的重点和难点问题有哪些,你会作何回答?

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答案,但有一个问题是不能被我们忽视的,那就是高校评价体系改革问题。有鉴于此,教育部专门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安排了这一“命题作文”研究。

最终,由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史静寰教授领衔的课题组以高分表现,拿下了这个攻关项目。3月5日下午,课题组举行了开题评审会。

评审专家组由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原会长瞿振元任组长,成员有: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副主任林梦泉、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陈晓宇、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徐小洲、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杨锐、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主任袁振国、日本广岛大学教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开发中心黄福涛、教育部本科教育评估中心处长刘振天、教育部研究生司副处长朱瑞等11位来自高校和教育管理部门的专家学者。

专家组审阅了开题报告,听取了史静寰教授代表项目组所做的开题汇报,充分肯定了项目组前期工作,并对下一步的深入研究提出建设性意见。

评审专家们针对“双一流”背景下高校评价体系和标准问题,从主管部门、学术研究、国际同行等视角,发表了哪些意见和观点呢?一读EDU(id:yidu_edu)特整理、撰写本文,以飨诸位。

01

“这不是简单理论问题

而是中国高等教育战略问题”

这是一个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口中“不请自来”的会议。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3月6日下午,趁着不用去全国政协“下组会”的空档期,他专程赶到清华大学丙所,参加了一个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的开题评审会。

他为何如此看重这个课题?

从他的评审意见中,我们能看出一些端倪:

01

在他看来,我国高等教育已进入历史性节点,下一步该何去何从,迈不过去的一个坎就是,如何处理好“双一流”建设背景下我国高校评价体系的改革问题。

02

因为评价体系一定程度上就是高校建设的“指挥棒”,有较强的导向作用,方向正确的话,我国就能真正建成“高等教育强国”,一旦走偏,后果难料。

因此,在吴岩看来,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理论问题,也不是实际工作问题,而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战略问题。”

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杨锐教授也理解这种弥漫在决策者和管理者心中的纠结。

他调研发现,一方面,东亚顶尖大学雄心勃勃,决定要走向世界大学舞台的中心,但另一方面,大家几乎又都“无计可施”。

我国高校情况可能要乐观些,杨锐认为,由于要配合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内地高校要相对更清楚自身定位

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杨锐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但到底什么才是“中国特色、世界一流”,还需钻研。

至少,大家需要了解世界知名学府存在哪些问题,而不能只在文献中说哈佛、牛津有多么辉煌。

吴岩也希望,学术界能够对国外教育评价,有一个真实、精准的了解。他感觉,当前学界对国际前沿动态的了解是“失真”的,“甚至是以讹传讹的”

02

对现有评价排名的认识

那么,与会专家对国内外教育评价,特别是广为人知的世界4大大学排行榜,又有哪些看法呢?

时光倒推至2016年QS排名公布之际,我国高校排名较2015年突然进步明显。这让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副主任林梦泉研究员有些迷惑,

“是我们真的进步了,还是QS想在中国增强影响力,所以迎合中国市场的结果?”

经过一番调查,教育部学位中心发现,我国高校排名“突飞猛进”的原因之一在于,QS降低了医科发表论文的权重,这对我国高校更为有利

在此前医科和其他学科论文权重一样的排名体系中,除少数高校外,我国不少综合性大学由于医科专业实力不佳,难以和欧美名校抗衡,但降低医科权重后,这种劣势就消失了。

“我们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很危险。”林梦泉提醒道。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梦泉研究员(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他认为,尽管QS等世界大学排名已拥有强大的国际影响力,但其可比性却并不理想,主要还是看学术论文发表情况,“这方面不看不行,但也不能完全依赖。”

排名体系中的声誉调查,经验证明只适合于评价全球高水平大学。

在第四轮学科评估过程中,学位中心就曾引入声誉调查,邀请国际专家给6个学科打分,“但有的结果和国内真实情况差别很大。”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主任袁振国教授则认为,QS等商业机构大学排名的出发点也并非为了指导院校改进工作,而是有一定的商业考虑。

03

如何寻找高校评价体系的改革方向?

认识到国外大学排名的局限性后,我国高校评价体系的改革方向在哪里?

吴岩认为,我们不应眼睛向后看,根据过去评价模型推导未来的评价体系,而应朝前看,研究2035年乃至2050年的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再以此蓝本作为基础,制定评价体系。

未来的高等教育会是什么样子?

吴岩将其总结成5个关键词:引发、颠覆、重构、重组和改变

此前在美国西海岸访问期间,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知名学府的校领导跟他聊的就是慕课(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

“他们把慕课说成revolution(革命),而不是reform(改革)。慕课可能会改变现在的高等教育标准和判断,让它发生根本性的重组和重构。”

林梦泉则进一步指出,做高等教育评价体系改革研究和探索,首先需要搞清楚支撑大学发展的指标是什么,然后再展开分析。

他建议,研究人员需要深刻理解“十三五”规划发展方向、“双一流”建设六大任务、本科生和研究生层面有关国家标准等国家政策,并从大学综合功能如何支撑人才培养等方面,再理出一个比较清晰的逻辑和关键点,从而构建评价指标。

华东师大教育学部主任袁振国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我们不是做一个纯粹的理论构建,要从我们的实际出发。”袁振国强调,“如果改革后的评价体系未来能成为高校发展的导向标,就要在设计过程中,充分研究我国高校内涵式建设的发展趋势。

“现在的指标体系很多都有自上而下的特点,这次评价体系改革,要更多站在学校、学生和家长的立场上。”

袁振国说。

04

高校评价体系改革方向在哪里?

人才培养为中心

在“双一流”建设背景下,从高校、学生和家长立场出发,袁振国认为,评价体系就应以人才培养和教学质量为中心,因为大学发展的根本出发点和归宿就是人才培养。

有人说,‘一流’上去了,但大学的灵魂却没有了。”他说,这是非常需要警惕的现象。

如果高校在“双一流”建设中,不以突出学生中心为导向,发展方向就容易跑偏。

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院校评估处处长刘振天教授的建议也是,在指标设计、评价体系改革上进行相应纠偏。

他认为,我们要像西方发达国家一样,从指标体系的出发点、评价过程到整个评价标准,都要以学生为中心

实际上,他主要负责的教育部审核评估工作的核心理念就包括“以学生为中心”。

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院校评估处处长刘振天教授(来源:河北医科大学官网)

以学生为中心设计的评价体系,需要评价哪些学生群体呢?

鉴于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在研究型大学的地位、作用正与日俱增,日本广岛大学教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开发中心黄福涛教授建议,在设计人才培养指标时,不能仅仅关注本科生,也要考虑为研究生开发出一套专门指标

日本广岛大学教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开发中心黄福涛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教育部学位中心完成的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也坚持把人才培养放在首位。

林梦泉记得,当时大家对高校人才培养的边界有过争议,主要集中在是否要将“毕业后”纳入国家人才培养质量考察的重要维度

“我们认为,按照国家有关精神,是要纳入的。”林梦泉说。

最终,第四轮学科评估也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开展“学生调查”和“雇主调查”,将教学质量和毕业生质量的评价话语权拓展到教育系统之外。

形成多维多层的高校评价体系

与会专家认为,构建“双一流”建设背景下的高校评价体系,还要处理好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之间的关系

对此,作为“双一流”建设专家委员会成员,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教授深有体会,“双一流建设和以前类似工程很大的一点不同是认定了学科而各个学科其实差异非常大,所以遴选标准很难确定。”

“比如说,有‘国家三大奖’的学科在遴选首批双一流名单时就入选了,那如果3年后这样的学科没有再获得‘国家三大奖’,还能入选第二批名单吗?”刘海峰说。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教育部研究生司副处长朱瑞透露,“双一流”建设强调以学科为基础,也是为了引导高校进行特色发展。

他希望,未来能有研究说明学科评价和大学整体评价之间的关系

教育部研究生司副处长朱瑞(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不能说把一流学科都加上就成了一流大学,但国际上知名一流大学也都拥有几个世界一流学科。”林梦泉认为,“很多学者都把评价和建设扯在一块,但我理解,建设肯定还是大学建设,但要弄清楚哪些元素能够支撑学科的快速发展,而到了评价时,一方面要评价大学整体实力,但也要评价学校若干学科的亮点和特点。”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原会长瞿振元教授则站在更宏观的视野来看待这个问题。

他认为,如果全国2000余所高校都争相追逐“双一流”建设,将可能导致我国高等教育走偏方向,

“未来合理的高等教育结构一定是多维、多层、多元的,这样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多样需求。”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原会长瞿振元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对高水平大学而言,学科更为重要,但对一些应用型本科院校和地方高校而言,专业则显得更为重要,对它们的评价,可能更适合从专业建设而不是现有学科评价角度来进行。

所以要建立一套多维多层的高校评价体系,以科学评价各种类型的国内高校

05

构建评价体系应注意的技术细节

虽然多维多层的高校评价体系有其科学性,但在搭建具体指标体系时,仍要面临一系列细节问题。

比如,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陈晓宇教授就关心评价结果到底该如何显示:

“是给每个学校一个具体分数,还是将它们做个分类或划分等级,是归一化的把所有学校放在一起排名次,还是不归一?”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陈晓宇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徐小洲教授则关心主观评价的评价主体问题:

“如果让学生当主体,也有问题,比如,对学生要求的严格程度不同,都会导致学生打分不同,得出和真实水平不同的结果。”

“更难的是,把什么作为体现‘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性指标。”徐小洲说。

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徐小洲教授(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官网)

袁振国倒是在发言中提出了几个指标设计原则,包括敏感性(指标不是越多越好,对指标提炼是最见功底的)、简洁性(指标变多后,会稀释重要指标的权重)、可操作性和可比性

他认为,指标不是越多越好,太多的话,就会稀释重要指标的权重,影响原本的设计导向。

因此,对指标进行提炼是最见功底的,同时,还要在设计指标体系时,谨慎使用“中国特色”概念,“不能搞出一个只适用于中国高校而其他国家和地区高校没有的评价体系。

黄福涛也认为,中国高校评价体系也要考虑能否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影响世界高等教育评价体系的发展。

“我们已经走出国门,用中国标准、中国专家、中国模式对俄罗斯等国外大学进行评估认证。”

在这方面,吴岩司长提醒道,国内高等教育评价也有领先的一面。

因此,大家对国内现状也要有精准的判断,“既不夸大,也不自卑。”

06

小结

高校评价确实是个难题,它总是要试图将“黑箱”变成“白箱”,讲清楚一件本来说不明白的事情。

“高校教学、科研等工作都是无限而生动的,而评估指标总是有限而抽象的。评价某种意义上就是用有限说无限,用抽象还原具体。”

从事多年评估工作的刘振天对此深有体会。

不过,正因为这是个重要性突出但又比较困难的课题,所以教育部才会专门将其纳入哲社科重大课题攻关项目。

我们也期待,研究团队能在后续研究中取得一系列重大突破,为“双一流”建设背景下高校评价体系改革指明正确路径。

清华大学举行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双一流’建设背景下我国高校评价体系改革研究”开题评审会


热门推荐